Flying

取名不会飞。

【双奶组】

  写了那么多就这篇发了我真怂:)
  大概被大大带入坑?
  啊文姬我的爱:)
-

 1

  最近总有一个小女孩在自己房间外游荡。
  扁鹊以为那只是个无知可爱的小朋友便没怎么搭理,一手推开了门。
  忽然一坨绿色黏住了他的脚。
  不对,是那个小女孩抱住了自己的脚。
  “医生医生你教我治病好不好!”
  扁鹊有点惊恐,他习惯性的拉围巾,把半边脸都遮住。
  “不……你放手。”
  “你都不教我我放什么手!不放!”
  “放开。”
  “不要!”
  扁鹊真想把这个小女孩甩到一边墙上去,当然他也这么做了。
  当他看见小女孩哭的时候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。
  路过的李白看扁鹊的眼神都变了。
2

  “嗯……那个,你还痛吗?”
  上一秒还在思考怎么骗取同情的蔡文姬下一秒便眼泪汪汪。
  “好痛的……”
  扁鹊有点着急,他是真的不会安慰小女生。
  “医生医生,你让我留下好不好……”蔡文姬拉着他的手一晃一晃的,眼睛里满是渴求。
  ……都这样了确实只能留下了。
  听到肯定回答的小女孩哪儿也不痛了,雀跃的抱住扁鹊,脑袋在他的头发里一蹭一蹭的。
  “放开……”
  “不要!”女孩兴奋劲并没有很快消失,反而抱的更紧了。
  扁鹊没说是自己不好意思才叫她放开的,他拉了拉围巾。
  这个小女孩过不了多久就会走了。扁鹊想。
3
 
  扁鹊最近脑袋有点疼。
  这个叫蔡文姬的小姑娘没来几天便弄坏了他所有的实验仪器。
  “其实我是制作有毒物品的,不是医生。”他严肃的解释。
  “我知道我知道!你的毒可以救人还可以杀人呢!”
  “既然你知道……”
  “你太厉害啦医生!我超崇拜你!教我教我!”
  扁鹊真是不敢看蔡文姬那欢喜的面孔。
  他思考了会儿,指着破烂的仪器说:“你弄坏了我很多东西,你怎么赔?”
  蔡文姬吓得坐直了身体,低头绕着手指。她很诚实的回答:“我出门……从不带钱的……”
  “那你回家……”
  “但我可以帮医生打工!”蔡文姬一脸开心的看着扁鹊。“我可以的,医生。”
  啊,看来暂时无法摆脱这个姑娘了。
4

  “你为什么这么想学医?”
  扁鹊看了眼专心研究医书的小姑娘,随口问到。
  其实他很早之前就很疑惑了。
  蔡文姬停下了手上做笔记的动作,扁鹊看到她的背影有点落寞。
  “我……看见过死亡。”
  “他就倒在那里,就,就只离我一点点远的距离,我就看着他闭着眼死去,我什么也没做……”
  扁鹊见过死亡,也不止一次,但他莫名就心疼了这位姑娘。
  “我说我要出去学医时,爹爹极其反对,他说我还小……”
  “但是。”蔡文姬顿了顿。“我,我不是个小孩子了,我也要保护爹爹……还有扁鹊医生。”
  扁鹊有点愣,他下一句话是。
  “能让我抱一下你吗?”
5

  扁鹊觉得蔡文姬这姑娘太粘人了。
  比如现在这个姑娘正卧在自己怀里听自己讲故事。
  “……然后,庄周的鲲就被烤了。嗯,故事讲完了,该睡了。”扁鹊作势就要抱蔡文姬下来,却被狠狠拽住衣角。
  “扁鹊医生,鲲为什么是被安琪拉的火烤而不是周瑜的火呢?”
  扁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随便说了句:“大概因为,周瑜的火不够。”
  “那为什么庄周说他腰疼追不上韩信呢?”蔡文姬不依不饶的继续问。
  “大概因为……太白……”
  扁鹊相当的困,他蹭了蹭蔡文姬柔软的头发,模模糊糊的做回答。
  “啊?太白?太白做了什么?”
  没有回答,只有轻微的呼吸声。噢,医生睡着了。
  蔡文姬有点开心的笑,躺在扁鹊怀里,睡意渐浓。
  医生真是个大好人。她想。
6

  数了数,这个小姑娘待在这里一年了。
  这是扁鹊早上起床帮蔡文姬梳头时想到的。
  “你家人不担心吗?”
  “当然不会啦。”蔡文姬摇了摇头上的铃铛。“我可是超级美少女——蔡文姬!”
   她说完便发出一阵愉悦的笑声,清脆的回荡在闹内。
  扁鹊也勾起了唇。
  下一秒他便笑不出来了。
  他听到脚步声,便知道谁来了。
  “医生,好久不见。”
  黑衣女子倚在门边,眼底是一片杀意。
  “还记得——死在你手下的人吗?”
7

  蔡文姬跪在满是鲜血的地面上,她颤抖着手为扁鹊包扎伤口,浓郁的红色漫过她的手指,她的眼睛被染的通红。
  “医生,扁鹊医生……”
  扁鹊想抬起手抚摸一下这个女孩的头顶,但是他一点点力气也没有。
  “……要回家,不然家里人会担心的。”
  “不要,我不回去!”蔡文姬一点点抹去他脸上的血迹,似乎想要看清他的面孔。
  但是她眼睛模糊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。
  “不要哭……”
  扁鹊眯着眼笑着说。
  “因为蔡文姬……是个很厉害的医生。”
  “恭喜你,毕业了。”
  这是他第一次喊蔡文姬的全民,也是最后一次。
8

  蔡文姬会救很多很多人。
  他这样坚信。




啥也不会写,委屈:)

评论(17)

热度(49)